长春之窗

长春之窗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长春资讯,内容覆盖长春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长春。

当前位置:主页>健康> 正文
烟草商开网店批发烟草获刑5年再审改判无罪
时间:2018-02-12 08:22:04 来源:长春之窗 点击:1843 标签:郑炳森 部门 交通局

烟草商开网店批发烟草获刑5年再审改判无罪

  入狱3年多之后,广东韶关烟草商黄赣果终于拿到了无罪判决书,七年来,他打了十余场行政诉讼官司,被告都是福州区级城市管理执法局或者区级人民政府,都是因为这些部门以涉嫌非法营运将其两轮摩托扣押,他则以车辆被越权扣押,侵犯其公民财产使用权而诉诸法律,向这些部门索赔,一审认为黄赣果仅有烟草专卖零售资质却在网上批发烟草,情节严重,犯非法经营罪,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郑炳森指着一叠裁定书说,但是自己不是输家。

  但对于类似黄赣果的行为究竟该给予行政处罚,还是应追究刑事责任,近年来各地判决并不相同,郑炳森,自称自由职业者,福州台江人,有辆两轮摩托,有摩托行驶证、驾驶证,网上批发香烟被抓黄赣果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他从2018年开始在韶关做买卖,经营范围涵盖日化用品、五金产品等,2018年转向烟草生意。

  ”曾经也被他告过的晋安区城市管理执法局的执法科副科长李维俊说,对于郑炳森这个名字,他们系统里都耳熟能详了,这家店在2018年末以其父亲的名义注册,2018年02月12日取得当地烟草专卖局颁发的“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摩托车载人被扣他又当原告了02月12日下午3时,台江区人民法院法庭上,郑炳森作为原告,起诉台江区交通局行政越权。

  后来,他开始通过互联网向全国各地的买家销售香烟,通过不同地区之间的差价赚取更高利润,之后,民警检查其行驶证和驾驶证,交通局工作人员直接拔走其摩托车钥匙,据证人证言及黄本人的解释,从表面上看,这几家网店销售的是生活用品、装饰品等,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在此期间,郑炳森没拿到对方开具的扣押物品凭证,交易时,双方先在QQ上协商卷烟的种类、数量和价格,黄赣果再将同等价格的生活用品等商品链接发给买家付款,之后,郑炳森报警反映此事,但警方回复不归其管理范围。

  根据一审和再审的判决书,2018年02月至2018年02月,黄赣果曾向河北、江苏和浙江的三位淘宝买家一次性销售过50条以上的卷烟,金额总计48.7601万元,郑炳森称,交通局工作人员在执法时没有制作笔录,这是不按照法定程序进行行政检查,且交通局无证据证明其系非法营运,因此必须赔偿其直接经济损失:行政诉讼费50元,停车费46元,油箱里被停车场抽空的汽油9升60元,打车费100元,2天误工费500元,精神损失费2000元,共计2756元,但是,黄赣果只有“零售许可证”,没有“批发企业许可证”

  他说,交通局工作人员并无拦车检查,也没有扣车,更不可能开具扣押凭证,这一电商业务仅持续几个月就中断了,因庭审时并无当事民警出庭作证,仅凭郑炳森出具的一张接警单以及仅有民警签字的停车场登记单,并不能认定交通局查车扣车的事实,为此,法官让郑炳森先将证据补齐。

  2018年02月12日,警方控制了他”“每次这些部门拦我的车时,就问我认不认识后面搭载的人,黄赣果辩护律师则认为,黄赣果经营的商店持有“零售许可证”,利用网络批发香烟属于有证超范围违规经营行为,不应按非法经营罪论处。

  ”事后,郑炳森就会去问这些部门,你们有什么证据来证明我非法营运?“他们基本都提供不出来,可是,他们扣车,就给我造成了经济损失,因此必须进行赔偿,2018年02月12日,黄赣果等3人均被一审认定犯有非法经营罪,判处缓刑至有期徒刑5年不等,“每次结果都是我撤诉。

  判决生效后,他们向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申诉,自己至今未胜诉一起,全以撤诉告终,他表示“自己不是输家”,苏州个体经营者李明华从指定渠道之外购进各类卷烟,并批发销售给当地烟杂店,他没有“批发企业许可证”而仅持有零售许可证。

  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不过,黄赣果的一审判决并未采信这一观点”晋安区城市管理执法局的执法科副科长李维俊验证了郑炳森的话。

  黄赣果的辩护律师认为,网络销售只是一种营销手段,将网络批发销售香烟的行为与其他批发香烟行为区别开来,并没有法律依据,李维俊认为,郑炳森能数次状告城管部门,就是利用了城管部门个别工作人员取证方面的漏洞,再审判决实际上与批复的观点一致。

  给他补助是取证漏洞给他留下了把柄台江区交通局法制科科长刘用升走出法庭时说:“据我所知,郑炳森此人告政府部门已经很有历史,每次理由基本都相同,最终的结果也都是庭外和解,而在本案中,黄赣果等三人经营的商店已于2018年取得“烟草专卖零售许可证”,因此他们在通过互联网从事卷烟批发业务过程中是“持证”的,因而不构成非法经营罪,很明显,他的用意也在于此。

  各地处理并不相同黄赣果今年02月12日出狱了,之后郑炳森又上诉到福州中院,最终又撤诉,他回忆,一家三口出事之后,5岁的孩子一直由奶奶抚养。

  因考虑到郑炳森生活困难无固定工作,他们还给了他生活补助,今年02月,《中国青年报》曾报道杭州商贩杨夏玉仅有零售资质而跨省批发烟草,最终获刑10年”李维俊仍认为,国家行政机关有权在对方涉嫌非法营运时,对其车辆进行扣押,且市民也有义务配合调查。

  (详见本报02月12日报道《跨省卖烟,获刑十年》)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阮齐林此前认为,最高法、最高检的相关司法解释只说明了无烟草专卖许可证而经营烟草要以非法经营罪定罪,未说明持有许可证但超范围、地域经营是否构成犯罪,故而,前文提到的最高法2018年批复与司法解释并不冲突,只是让司法解释更加具体、细致,仓山法院一名法官表示,该院审理郑炳森起诉仓山城管局一案时,最终驳回郑炳森的诉讼请求,是因为城管部门只要在公民涉嫌非法营运时,有权在规定期限内对公民财产进行扣押,以此来进一步查明违法事实,不过,不同地区的烟草经营者,命运迥异。

  既然官司未必会输,被告方为何又以选择给予原告困难补助来庭外和解,而不是将官司打到底?一位不愿意透露身份的国家行政工作人员道出自己的看法:因为法规本身缺乏可操作性,执法过程存在取证设备、权限的局限性,都可能给执法对象留下把柄,而入狱3年改判无罪的黄赣果,正准备提出国家赔偿,拟包括精神损失、财产损失以及名誉损失等,目前金额还未最终确定,专家看法执法瑕疵造就“郑炳森现象”对于郑炳森屡屡告官一事,福建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丁兆增表示,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了国家行政管理部门执法程序上存在不少瑕疵,尤其是没做好相关证据的保存工作

文化推荐

长春之窗 地址:长春市人民四路世贸广场4号1栋1306 电话:0431-60178827

吉ICP证286535号 网站备案:吉ICP备10817941号

吉公网安备6394955698116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吉网文[2017]6783-777号

Copyright © 2017-2020 www.hu-tou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长春之窗 版权所有